长公主招夫 上 第十章
午休小说网
午休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19978;?#23567;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31185;?#29289;语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畸爱博士 雪白嫂子 留守村庄 走村媳妇 乡野情狂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医生 三人同床 惹火乡村 合家情缘 若母痴欲 残花败柳 慈母憨儿 女友故事 侦探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午休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长公主招夫 上  作者:季雨凉 书号:45898 更新时间:2019-9-27 ?#20081;?#31456; ( 没有了 )
第十章
  完颜千里和那些护着颜凤稚的侍卫一齐出马,才将阮?#30001;?#25937;了出来。

  没人告诉颜凤稚事情的前因后果,她只知道阮?#30001;?#26159;被人抬回来的,他浑身是血,身中数刀,又中?#35828;?#20995;上淬的毒,在医治过程中几度性命垂危。

  从他被抬回来的那一晚之后,颜凤稚就没怎?#28140;?#36807;眼,她躺在空上辗转?#24202;啵?#36215;身打开窗,就瞧见不远处灯光通明的房间,不知今天是谁在守夜?

  在屋内踱了几步,终是忍不住套上披风,离开了房间。

  今晚守夜的是赫连息未遣过来的?#27597;梗?#24403;下正直的坐在厅?#32654;?#38754;看夜。

  颜凤稚直接推门而入,看了他一眼,而后不悦道:“你在这端坐着,他若醒了你如?#25991;?#30693;道?若是情况不好又该怎么办?#20426;?br>
  那?#35828;?img src="image/chun2.jpg">动了动,但最终是没有说什么,颜凤稚四下看了看,又问“大夫呢?#20426;?br>
  “东暖阁。”那人说。

  “?#21307;?#21435;看看。”颜凤稚裹?#25490;?#39118;走进去,那人也没有阻拦她。

  房间里充斥?#25490;?#37057;的中药味道,颜凤?#19978;乱?#35782;的掩了口鼻,而后解下披风,顺手挂到一旁的屏风上,再抬眼?#24904;ィ?#21482;见重迭的幔后,是他?#20102;?#30340;侧影。

  颜凤稚心?#21453;?#30171;,握着双手朝他走过去,而后轻轻的抬手开了幔,他青白的脸呈现在眼前。

  几前的光景还不是这样,经过这些日子的折腾,他越发消瘦了,颜凤稚眼眶一?#24148;?#24525;不住落?#24148;?#22905;沿着边坐下,伸?#27835;?#20303;了阮?#30001;?#30340;手。

  阮?#30001;?#30473;头蹙了蹙,眼珠一动,缓缓的睁开?#25628;郟?#39068;凤稚登时一惊,连忙缩回了手,?#34892;?#25265;歉的说二吵醒你了?#20426;?br>
  阮?#30001;?#25199;了扯“没,本来就睡得?#35805;?#31283;。”

  “想?#20154;?#21527;?#20426;?#39068;凤稚给他掖了被角,问。

  “想…酸梅汤。”阮?#30001;?#24819;了想,回答道。

  “难为人,这个时辰,我上?#27597;?#21435;你找酸梅汤?#20426;?#39068;凤稚笑。

  “以往…以往我都给你的。”阮?#30001;?#34394;弱的笑了笑,没什么力气。

  “我可?#33618;?#33021;耐大。”颜凤稚白了他一眼,旋?#24202;?#36807;头去,眨了眨眼?#30333;?#35828;斗不过我,但其实最坏的就是你,总能气得我说不出话来,嘴巴也毒,总挑?#35828;?#36719;肪扎,阮?#30001;劍?#20320;说,你这么厉害,怎么就这么废物的躺在上呢?#20426;?br>
  他一提酸梅汤,颜凤稚就难受,但落泪又觉得丢人,就不要去说恶毒的话。

  “我…”阮?#30001;?#40096;住。

  “蠢货,你不是功夫很厉害吗?怎么打不过那些混蛋?#20426;?br>
  “是我没用…”阮?#30001;?#21035;开头,更苍白了。

  “对,就是你没用。”颜凤稚的眼泪落得更凶了些,明知道自?#21512;?#22312;不该说这些话来阮?#30001;劍?#21364;又忍不住,自己说出那些伤?#35828;?#35805;,在刺?#24904;鈑由?#20043;前,自己就?#28909;?#19981;住要哭了。

  她紧瘪着嘴,但下巴?#25925;?#25233;制不住的颤抖,不过她为什么要哭啊?阮?#30001;?#21448;没有死,不过是受了伤而已…

  “哭了?#20426;?#38446;?#30001;?#25569;住她的手。

  “才没?#23567;!?#39068;凤稚甩开他的手,却哭得更凶了,声音都打了颤:“我是气…气你的没用,那天明明告诉你别太晚回来耽误晚膳,可你?#25925;?#39135;言了,那晚我都没有吃饭…”

  明明是个借口,但颜凤稚?#25925;?#21741;了出来,她转过身来,揪着阮?#30001;?#36523;上的被子“你知不知道,我那晚特别特别的饿!”

  “对不起。”阮?#30001;?#22833;笑,却?#27531;?#30140;。

  “晚了,饿都饿着了。”颜凤稚臭着脸,抿着嘴不理他。

  阮?#30001;?#19981;知该怎么办,却也知道她是在心疼自己,于是忍着伤口的疼痛,抬起手来摸了摸颜凤稚的脸,哑声道:“稚儿…我一点都不疼,马上就都会好的,到时候陪你回去西凉。”触手一片温热,皆是她的泪。

  颜凤稚嘴一撇,从上挪下来,在边蹲下,按住他贴在自己脸上的手。

  “问一个很?#23383;?#30340;?#20365;猓?#20320;会不会死?#20426;?br>
  “应该不会。”阮?#30001;?#30340;带着轻微的笑意。

  “可是…”颜凤稚?#26202;?#30475;着他赤luo在外的?#30452;郟?#36731;轻的摸了摸那绷带,泪水一滴一滴的落下来。

  她也不知道自?#20309;?#20160;么哭,只是一看到这些疤,就会想起他挥刀拚命的样子,或许对方有很多人,他们踢打着阮?#30001;劍?#20182;却坚持着不倒下,血水?#21451;?#35282;滑下,视野都模糊了…

  那时候,到底会有多愤怒、多无助?

  一想到这些,颜凤稚就觉得心口难受,她双?#27835;?#20303;他的手,眼睛通红,滚烫的泪不住的下滑。

  “怎么可能不疼呢,这么多伤,我磕破了皮都疼得要死了,你怎么可能不疼?#20426;?#22905;他的手“你这酸丁,即便疼得要死?#19981;?#24525;着的吧?什么都忍着,对他们的恨忍着,对儿子和父亲的挂念也忍着…这样下去,你会不会憋死?#20426;?br>
  阮?#30001;?#19968;言不发,眼眶?#34892;?#21457;红。

  颜凤稚越说越难过:“你心里肯定特别难受吧?可偏偏装作什么事都没?#23567;!?br>
  “我?#33618;?#36807;。”阮?#30001;?#31505;了笑,但忍不住咳起来。

  颜凤稚一惊,连忙给他抚口,?#24202;?#26009;?#20081;幻?#22905;的头便被他在了口上,这一下肯定很疼,她甚至能感觉到阮?#30001;?#38391;哼了一声。

  可他?#24202;?#32943;放手,颜凤稚贴着他的膛,浑厚的声音透过腔传到她耳朵里“真的,有稚儿在,?#33618;?#36807;。”

  颜凤稚将头埋进他的口,呜呜的哭起来。

  那种感觉该如何?#31283;?#21602;?她从来没有如此心疼过一个人,那?#20013;?#34987;揪紧、喉咙被堵住,眼眶又酸?#31258;?#30340;感觉,她?#28216;刺?#20250;过。

  这一夜,她就这样枕着阮?#30001;?#30340;膛睡去,翌醒来时却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客房的上了。

  她回忆了一下昨晚发生的事,霎时清醒了过来,披头散发的就冲到了阮?#30001;?#30340;房间。

  过去时完颜千里和梁以柔都在,还有他们的三个孩子,几个小孩儿看到颜凤稚后皆是一惊,连忙躲到娘亲的身后去了。

  完颜千里也是拧眉打量了一下她,唯有梁以?#24148;?#32500;持着良好的教养对着她微笑“长公主安好。”

  “完颜夫人不需要这样?#25512;!?br>
  她的笑?#34892;?#24515;不在焉“阮少傅他…”

  梁以柔安抚的笑“?#30001;?#20182;的情况还很稳定,长公主请放心,皇上遣了御医来医治他,肯定没有?#20365;?#30340;。”

  在这件事上,赫连息未还算是做了件人事,听到消息后就遣了?#27597;?#26469;守着,还派来了几位口风紧的太医,若不是几位太医医术高超,恐怕阮?#30001;?#36824;没法顺利的离危险。

  “但是…”完颜千里嘴。

  “想必公主还不知道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吧?#20426;绷?#20197;柔打断他的话,使了个眼色“千里,把孩子们带走,我和公主说?#22919;?#35805;。”

  完颜千里咕哝了?#22919;洌?#19968;个胳膊夹了一个孩子,肩上又扛了一个,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梁以柔将颜凤稚引到了东暖阁,请她落坐,又给她斟了茶。

  “完颜夫人有话直说就是。”

  “那我就不拐弯抹角了。?#32503;?#20197;柔温和的笑“那夜,?#30001;?#26159;被一伙装成异族?#35828;?#27513;人袭击的,他们的意图很明显,无非是想借机杀了?#30001;劍?#33829;造一个他败落入狱,被异族同伙灭口的假像,所以说,他们已经开始动手了。”

  “即便你们的皇上有意保他?#20426;?br>
  “如果证据确凿,谁保也没有用,虽然皇上任惯了,但到底?#33618;?#26080;视国法。”

  “完颜夫?#35828;?#24847;思是…”颜凤稚微微蹙眉。

  “今早?#30001;?#21644;我们商量了,想要先把你送走。”

  “为什么?不是说把我送走会令他们起疑吗?#20426;?#39068;凤稚立刻质问,但?#20081;?#30636;,似乎就明白了什么。

  她并不愚蠢,自然会看得明白其中的道理,当初她会留下,是为了不让他们超疑,为阮?#30001;?#20105;取时间,然而现在,他们已经开始行动,也就是说阮?#30001;?#20063;准备反击了,这时候,她留下?#24202;?#26080;益处。

  那些人现在没发现她的身分,并不代表以后不会发现,到时候拿她做文章就糟糕了,只?#24615;?#21452;方精神紧绷着准备手的时候,她?#27809;?#31163;开,以后当他们再?#20174;?#36807;来,她已经回了西凉,到时候死不承?#20384;?#36807;东夷便是了。

  颜凤稚很快就想明白了这一层,可这时候让她离开…

  “我想公主应该是明白的。”

  “?#19978;?#22312;他还病着…”颜凤稚看?#25628;?#26262;阁的门。

  “?#30001;?#24050;经没有生命危险了,况且…?#32503;?#20197;柔顿了顿“公主的随身护卫肯定会将事情禀报给了西凉圣上,若是龙颜大怒,到时发难于?#30001;?#26469;接回公主,那么…?#32503;?#20197;柔没有说完,而是抬眼看着颜凤稚。

  “我明白了。”颜凤稚?#26202;?#28857;?#35828;?#22836;。

  这时候,暖阁的门突然被推开了,两人双双抬眼望去,却瞧见脸色苍白的阮?#30001;?#34987;人扶着,站在门口。

  他的一只胳膊被吊着,还算完好的手轻轻挣开那?#35828;?#25600;扶,缓步走了进来,他先是看?#25628;?#26753;以?#24148;?#24494;微点头“我跟她说?#22919;?#35805;。”

  梁以柔?#24230;?#30340;起身,和颜凤稚?#25512;?#30340;告了辞,然后转身离开,又轻轻的给他们带上了门。

  转眼屋里只剩下他们俩,颜凤稚整理了下表情,站超身来笑了笑“怎么下了?小心扯了伤口。”

  “有话和你说。”阮?#30001;?#22768;音?#34892;?#34394;。

  “该说的,完颜夫人都已经说了。”她走过去,将他扶到边坐下。

  “这不是在赶你…”阮?#30001;?#36441;着眉,额头上有汗珠。

  “我明白。”颜凤稚难得的善解人意“明后天,我就走。”

  “等事情解决了…我就去找你。”阮?#30001;?#35828;得很慢,带着些许的气

  “?#25319;!?#39068;凤稚抿着点头,怎么找她?还去做她的少博吗?

  “稚儿…”阮?#30001;?#36731;轻的唤她,润的?#20013;母?#19978;她的脸,而后缓缓后移,着她的后脑,轻轻将她的头按在自己的肩上。

  他单手搂着颜凤稚,缓缓闭上眼“如果你不是长公主…该有多好。”他极轻的呢喃,说得颜凤稚心弦一颤,似乎明白了什么,却又似乎什么都?#24187;?#30333;。

  颜凤稚的额头抵着他的肩,眼角濡

  今晚,真不知是这段情愫的开端,?#25925;?#32467;束。

  这一晚阮?#30001;?#23487;在了这间房里,两人依然是同而眠,这回阮?#30001;?#25343;了个小香囊放在她的枕边,颜凤稚拿起来打量了一下,故作轻松的笑了笑,问“那是什么?#20426;?br>
  “薄荷,助眠的。”

  “噢。”颜凤稚抿了抿“没看出来你还细心的。”

  “你睡不好就折腾,打扰我。”阮?#30001;?#24525;不住掩口?#20154;?#20102;几声。

  “嘁,嘴?#30149;!?#39068;凤稚看他的动作,又说:“?#19968;?#19981;困呢。”

  “怎么?#20426;?#38446;?#30001;餃从行?#22256;顿,强撑的精神问。

  “那念『道德经』给?#23016;?#21543;。”颜凤稚笑起来,?#24904;鈑由?#28857;头后便下去取了书来。

  折回后她爬上,在阮?#30001;?#36523;边趴下来,双手拢着枕头“就念上善若水那一章吧,我记得是第八章。”

  “你真的看了?#20426;?#38446;?#30001;?img src="image/man.jpg">脸错愕。

  “当然了,你不信?#20426;?#39068;凤稚斜眼看他。

  ?#21834;!?#38446;?#30001;?#31505;了笑,拿起了书。

  之后他从第八章念到了六十六章,还没有念完,阮?#30001;?#23601;看?#25628;?#39068;凤稚,见她阖?#25628;郟?#20415;停止了诵读,将边小几上的小灯?#24471;稹?br>
  阮?#30001;?img src="image/tuo.jpg">了外衣在颜凤稚身边?#19978;拢?#22905;?#25925;?#36276;着的,他便拉起了被子给她盖上,可是被子刚一放下去,她就出了声:“阮?#30001;劍?#20320;说一个?#35828;?#20449;念,会容易改变吗?#20426;?br>
  “不好说。”阮?#30001;?#35802;实道。

  “我原来以为是不会改变的.?#19978;?#22312;也觉得不好说了。”颜凤稚咕哝着。

  “?#25319;!?#38446;?#30001;?#35328;简意赅的应了句,替她拉了被子“睡吧。”

  他侧身对着她躺好,在黑暗中沉默的注视着她。

  颜凤稚?#25199;?#30528;他,侧?#30196;?#30528;胳膊,亦是久久无法入睡,她落了几?#21355;幔?#24863;觉耳边凉凉的。

  就这样结束了吗?即便事情可以完美解决,那么再见面的时候,她?#25925;?#22905;的公主,他?#25925;?#20182;的少傅。

  一个明珠,一个草芥,谁也不该再招惹谁。

  两后,颜凤稚便坐上了回西凉的乌篷船。

  颜凤稚这些日子都没怎?#24904;?#28789;之伺候,所以灵之亦不知道公主这样神情佩撅的,是为了哪般,明明是与来时一样的船厢、一样的小桌、一样的茶具,可是气氛却变了很多。

  颜凤稚一直都没说什么话,常是坐在小窗边,端着下巴,看着窗外潋滥的湖波发呆,灵之?#34892;?#25285;心,却又不放心。

  “长…哦,小姐,喝些茶吧。”

  “不用再装了。”颜凤稚摆了摆手“再怎么改称呼,身分也变不了。”

  “公主?#20426;?#28789;之憋苦着脸,将茶杯递上去。

  “我们走出去多远了?#20426;?#39068;凤稚接过茶,抬眼朝外看了一眼。

  “已经到了暨洲界。”

  “还不是很远…”颜凤稚呢喃了一句。

  两?#35828;?#24515;正如这路,正在一点一点的远离,明明知道近的一切都是假的,可为什么?#25925;?#36825;样不舍得?

  东夷帝都内,一场血雨腥风正在暗地里酝酿。

  铁了心要置阮?#30001;?#20110;死地的那伙人,是当朝国公尉迟擎,会下此狠手,无非是因为阮?#30001;?#27491;在搜集对他不利的证据,于是尉迟擎便?#25307;叱膳?#32416;集了许多朋要除去阮?#30001;劍?#20877;加上尉迟擎在朝中?#23631;?#24222;大,阮?#30001;?#26681;本不是他的对手,若不是赫连息?#31383;?#20013;偏袒,他或许根本?#24187;?#26597;出是谁要杀他,并且伺机反击。

  颜凤稚离开的这段日子里,阮?#30001;?#36530;避着各种追杀,拚死的保护着手中的证据,然而他伤势?#20174;?#22312;如此紧张的气氛之下,常常因为体力透支或因为加了新伤而?#21596;?#36807;去,然后几乎是去鬼门关打了个转,再度艰难的活了回来。

  他还?#33618;?#27515;,他还有父亲和儿子要解救,他还有着对颜凤稚的承诺…他曾说过,自己不会死。

  忍受着身体的剧?#26149;?#31934;神的压力,阮?#30001;?#21364;总能作很美好的?#21361;?#37027;梦里有他天真可爱的儿于,有他矍铄硬朗的双亲,还有那个…恶劣的女人。

  “鬼面使臣,本公主要诛你九族!”

  她总是跳着脚这样喊,比起她的妩?#38590;?#23046;,他却更?#19981;?#22905;这个样子。

  梦中的阮?#30001;?#31505;了笑,忍不住伸出手,想要去摸她因为气愤而微微发红的脸颊…

  “?#30001;劍由劍 ?br>
  可在这时候,却突然有人在拍他的?#22330;?br>
  “到了吗?#20426;?#38446;?#30001;?#26127;昏沉沉的醒来,?#34892;?#22833;落。

  “遇到了些麻?#22330;!?#23436;颜干里扶着虚弱的他,脸色凝重“有人追上来了。”

  彼时,马车正在道上快速的前行,距离皇宫只有几百里的距离了,但他们却走?#30473;?#38590;,一行黑衣杀手策马飞驰,那混乱又有力的马蹄声越来越近。

  完颜千里凝眉,握紧了上的刀,弓身守在帘子后,心跳得飞快,呼吸却敛得很轻“?#30001;劍?#20320;护好了证据,一会儿千万别出来。”

  “你小心。”阮?#30001;?#28857;头,摸了摸自己怀里的匕首和那一迭册子。

  夜风呼啸,?#24615;?#30528;刀锋划过空气的声音,马儿的?#24187;?#36817;在咫尺,完颜千里身子一绷,箭一样冲了出去。

  马?#20302;?#20992;鸣铿锵,风声、刀声、?#21307;?#22768;混作一团,阮?#30001;?#35273;得呼吸?#34892;?#37325;,眼皮也变得沉重了起来,他抿了抿干涩的,单?#27835;?#30528;册子,另一只手掏出了匕首来,手腕一翻,匕首折出的光芒刺痛了他的眼。

  稚儿,若你不是公主,我…

  阮?#30001;?#30340;眉心颤了颤,透过匕首看着自?#20309;?#32418;的眼眶。

  这时候,只听得“当”的一声响,锋利的刀锋狠狠的入了?#34507;?#20013;,几乎划破了阮?#30001;搅场?br>
  即将破晓,颜凤稚却从恶梦中倏地醒来,她猛地坐起来,骇得头大汗。

  伏在她身边的灵之登时醒来,连忙凑上去询问。

  “他出事了…”颜凤稚惊魂未定的呢喃。

  “谁?长公主说的是谁?#20426;?#28789;之也跟着紧张起来。

  “阮?#30001;健?#25105;看到他被人围攻了,他坐在马车里,被穿透的箭刺?#23567;?br>
  “阮少傅好端?#35828;?#22312;东夷呢。”灵之安慰她“长公主不过是作恶梦罢了。”

  原来是个?#21361;?#21487;是…

  颜凤稚还在因为恐惧而微微息,马?#20302;?#30340;侍卫却出声了“长公主,皇宫到了。”

  回程颜凤稚毅然选择了水路,将近走了二十天才回到西凉。

  回宫的这一天,天朗气清,颜凤稚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始终介意着早上的那个恶?#21361;?#28982;而,另一个从天而降的消息,令颜凤稚立刻就忘记了早上的恶梦…颜凤临离宫出走了!

  回宫后,她一直在等颜凤临的召见,却一直等不来,无奈之下去勤政殿找人,才被老太监告知了这件事。

  “什么叫离宫出走?#20426;?#39068;凤稚不敢相?#25319;?br>
  “长公主走后不久,皇后娘娘…就不见了,皇上十分着?#20445;?#25152;以没等长公主回来就离宫…离宫去?#19968;?#21518;娘娘了。”老太监伺候了皇上几十年,也算是老巨猾了,但遇到这样的事,他仍是不可避免的慌乱起来。

  “那怎?#22402;?#37324;还这么平静?#20426;?#39068;凤稚稳住心说。

  “皇上前晚才走,又不许奴才说,早朝时,只对大臣们说是身于不,而妃嫔娘娘们来求见也一律不见,说是先撑过这几,?#21462;?#31561;长公主回来再说。”

  他心虚的看?#25628;?#39068;凤稚.弓着身取出一封书信来“这是皇上留给公主的。”

  “我?#20426;?#39068;凤稚心中突然升起了一种不祥的预?#23567;?br>
  “是。”老太监不?#23016;?#22836;,双手拢在袖中?#35805;?#30340;搅动。

  颜凤稚出信来一行行的扫视,越往下看脸色越难看,然后终于在读完之后将信给扔了出去“开什么玩笑,让我当皇上?颜凤临脑袋里装牛粪了不成!”

  她就觉得不对劲,他绝对是故意的!前晚才走…那时候自己已经快到西凉了,他?#24202;?#32943;多等这几,明显就是故意给自己出难题!

  不就是私自去东夷待了几天嘛,他居?#35805;?#36825;么大的一个绊子给自己。

  颜凤稚咬丁咬牙。

  “公主…不可失言啊鲍主。”老太监慌忙道。

  “不,他肯定没走,肯定是躲在暗处看我的笑话。”颜凤稚不死心的摇头,在勤政殿翻腾起来,然而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颜凤临。

  老太监跟在她**后头一个劲儿的解?#20572;?#35828;什么皇上一切都安排好了,只要让她易容混过这几就可以。

  颜凤稚?#24202;?#32943;相信,丢?#25628;?#20964;临留给他的信就回了?#28389;?#23467;。

  让她当皇上?开玩笑!

  然而等了一天又一天,颜凤临却真的没有出现。

  她去勤政殿走了几圈,净是些几未见到皇上的妃嫔被拦在外面。

  老太监?#19981;?#30340;扯谎,脸是笑的送走了妃子们,然后一抬眼,看到颜凤稚后就出了哀求的目光。

  已经好多天了,皇上再不上朝,大臣们恐怕会起疑,看来颜凤临这家伙真的是走了。

  颜凤稚?#34892;?#19981;敢相信,浑身无力的?#24615;?#34255;身的假山上。

  他居然为了找一个女人而这样不管不顾,而且,为什么他?#35805;颜?#20214;事托给她的哥哥们,偏偏?#39068;?#20010;烂摊子给她扛?无论如?#21361;?#35753;一个女人假扮成皇上都太不可?#23478;?#20102;啊!

  颜凤稚只觉得头疼,逃也似的回宫躺了整整一天。

  然而国不可一无君,她任了这么多年,?#24066;?#20063;宠了她这么多年,这一?#21361;?#22905;也必须承担一?#20301;市?#30340;任了。

  做好了心理准备之后,颜凤稚去找了那唯一知情的老太监,当晚的午夜,便有人将她?#20302;?#30340;接到了皇上的寝宫,恭恭敬敬的将迭放整齐的龙袍递到了她的眼前,她看着那明黄的颜色,有一瞬的失神。

  就这样怔怔的换了衣服,又被人摆着贴上了人皮面具,靴子里也垫了东西,双肩也被的,折腾了好几个时辰,终于在早朝之前,将她完全的变成了一个男人。

  被人推到硕大的铜镜前,颜凤稚诧异的看着镜中的“男人”俊朗的眉眼,与自己有着几?#31258;?#20284;,却又比自己多了些英朗。

  唯一不同的是,她的眼神太过凌厉,?#24066;?#19968;向是好脾气的,眼中总是漾着温?#24148;?#30446;光也是温温的。

  “皇上,该上朝了。”老太监跪下。

  “?#25319;!?#39068;凤稚嗓子,?#26434;行?#20725;硬的负手走出了寝殿。

  路上老太监待了她几件事,大抵是说已经宣称皇上染了喉疾,不方便开口,所以她在朝上不需要说话,只管听就好。

  颜凤稚一一应了,然后转眼间,就到了上朝的太和殿。

  大臣们已经等在?#35828;?#19979;,她浑身僵硬的被搀到了龙椅上,精神恍惚间,听到太监尖利的嗓音:“上朝!”

  文武百官跪下,齐声高呼:“吾皇万岁万万岁!”

  颜凤稚手一抖,当下只觉得头冠重得很,得她几乎不过气来,如果这时候,阮?#30001;娇?#20197;帮她取下发冠该有多好。

  这头冠、这担子,都太重了,她一个人要怎么样才能承受?

  她宽袖下的?#21482;?#32531;的攥成了拳。

  然而她?#24202;?#30693;,这个面具,这个高高在上的位置,只会令她和阮?#30001;?#31163;得越来越远…——

  见下部
上一章   长公主招夫 上   ?#20081;?#31456; ( 没有了 )
帝本薄幸大男人别惹我这下麻烦大了侠客爱记仇侠客不柔情亲爱的床上见燮王囚爱道长的惹祸精腹黑师?#20013;?#24072;
免费小说《长公主招夫 上》是一本完本言情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午休小说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完结小说长公主招夫 上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5495952.com)立场无关。
我的世界怎么去月球
北京塞车直播手机版 武汉沐足店长招聘信息 优美性感美女图 五星棋牌代理 pc蛋蛋幸运28在线预测软件下载 重庆时时开奖记录网 式专打闲投注法500元 排列三4码组六遗漏 北斗彩票网站 pk10骗局大揭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