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睡小情人 第十章
午休小说网
午休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31185;?#29289;语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畸爱博士 雪白嫂子 留守村庄 走村媳妇 乡野情狂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医生 三人同床 惹火乡村 合家情缘 若母痴欲 残花败柳 慈母憨儿 女友故事 侦探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午休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陪睡小情人  作者:石秀 书号:45903 更新时间:2019-9-27 ?#20081;?#31456; ( 没有了 )
第十章
  “微笑,以后你?#33618;?#30041;在我身边,不要再理会那些与你无关的纠葛,答应我,可以吗?#20426;?#39640;同德躺坐在病上,因为林微笑的悉心照顾,他身体恢复了不少。此刻微笑正坐在病前,轻轻地吹凉一杓粥,送到高同德嘴里。

  “哥哥,?#19968;?#21548;你的话。”微笑着看着他,林微笑将粥送到他嘴里。

  过去…?#33618;?#24403;做是作了一场梦!

  梦?#26377;?#19978;,不过是徒增伤感,而眼前,才是她切切实实要把握的现实。她一颗心,正慢慢地回归原来那条轨迹。

  时?#24503;?#20908;,白雪霭霭。

  从警察局办完复职手续,林微笑挽着高同德的手走出大门,小雪纷纷扬扬飘下,林微笑停下脚步,为高同德理了理外套的衣领,俨然一个贤淑的小子模样。

  正当她再挽起高同德的手臂仰首想向前走,蓦然?#21561;?#38754;前熟悉的人。电光火石间,她倒一口凉气,心跳也了节奏。

  不,不可以再想,她努力地抑制内心的悸动。

  黑色西服的佘森在雪地里仍然是那么的桀骜不驯,他双手袋,一左一右两个贴身保镖,望着面前的她,嘴角?#33618;?#19981;易察觉的弧度,却全落入林微笑眼里。

  “不错,你们…终于在一起了。”佘森点点头,颇?#34892;?#36175;的意味。

  “嗯,我们很好,你不要再打扰我们!”林微笑故意挽紧高同德的手,她极力演好这一场戏,只因为眼前这个人,与她再无瓜葛。

  “微笑,只要你过得好,我不会再出现在你眼前。”佘森丢下这一句,坐上司机开来的车子,眨眼车子消失于视线。

  “微笑,我们回家做饭吃,好久没吃你做的拿手好菜了,好想念啊!”车?#30001;希?#39640;同德体贴地说,目光注视着前方。

  “不好了!”随着他一声低呼,林微笑抬头望向前方,只见一辆车子侧翻在路旁,已经开始冒起滚滚浓烟,情况十分危急。

  “微笑,我们得后退,怕是会爆炸!”高同德猛地倒车,然后?#24613;?#21521;后。

  冷的高速路上,人迹稀少。

  “同德哥哥,快停车。”随着一声变?#35828;?#30340;腔音,林微笑颤抖着嘴望着不远处“好像是他的车子,是佘森的车子!”她无助地推开了车门,跑了出去。

  “微笑!你回来!危?#30504; ?#39640;同德?#24202;?#21450;下车,?#33618;?#22823;喊,可是却阻止不了林微笑向那辆车子冲去的脚步…

  等到高同德下了车门,林微笑已经消失于浓烟之中,随着一声爆炸声响,高同德本能地趴倒在地面。

  雪越下越大,纷纷扬扬。

  高同德绝望地闭上双眼,面前一片苍茫让他心力瘁,而最重要的是,微笑,他的微笑,不知道是否还在…

  而当他再?#25569;?#24320;眼睛,却只见那片雪海中,搀扶着走出两个身?#21834;?br>
  “微笑,微笑,你没事!”高同德了上去。

  “同德哥哥,你快点?#20154; ?#26519;微笑紧抱着怀中的佘森,一脸焦急。

  “这?#21361;?#20320;们确保万无一失?#20426;?#40657;二别墅里,低哑的男声小心地?#23454;饋?br>
  “的确,我们的确是撞向那辆车,最后停在前方,?#21561;?#19968;片滚滚浓烟,然后才驱车离去,不?#27809;?#21548;到一声爆炸,?#36864;?#20312;森是金钢之躯,也无法幸免于难。”两个男子谨慎地待着。

  “嗯,做得很好!哈哈,佘森这?#21361;?#24517;死无疑。”黑二拍拍膝盖,难以按捺的激动。

  本?#24904;?#22899;儿收购股?#20445;?#23601;是为了给佘森沉重一击,让他在集团里面信誉无存,而现在只要佘森一死,他便可以回那些资金,然后再折为股票回股东手上,这样就可以巧立名目取?#32654;?#32929;东的信?#21361;?#23545;于他独掌大权,单是这一番小小的行动,已经绰绰有余。

  “少爷,你醒了。”雪白的病房里,几个黑衣男子紧张地凑上前来。

  佘森环顾四周,感觉到一阵头痛裂的痛楚,他抱着脑袋,混沌?#34892;?#26469;的痛是如?#35828;那?#26224;。

  他记?#26790;?img src="image/luan.jpg">中那个小小的身影,努力地将他从后座着他的座椅?#27427;?#20986;来,他记得她拉他出?#24202;?#20037;,就是一阵爆炸声,可是他疼?#21561;没?#20102;过去,最后的意识里,是她?#35828;?#33258;己身上,为自己挡住所有随之而来的危险。

  她…怎样了?

  “救我的那个女孩,她怎样了?#20426;?#20182;?#35805;?#25235;住面前一个男子的衣襟?#24825;?#22320;问。

  “我们根本不知道是谁送您到医院的,我们是锋叔安排来照顾少爷您的。”男子以冷静的口吻说着,他不知道那个所谓的女孩,在面前这个伤痕累累的少爷心中的分量。

  ?#35805;?#25172;开他,佘森抓起?#21482;?#19968;通拨“锋叔,微笑她…”

  “林小姐她为了救你,已经…少爷,保重身体,相信林小姐不希望?#21561;?#20320;不爱惜自己的样子…”电话那头,锋叔重重地叹了口气。

  她死了?没有我的?#24066;恚?#35841;?#37326;?#22905;带走?

  佘森重重一拳打在桌面上,一声钝响。

  “少爷,伤口又血了。”黑衣男子关?#36710;饋?br>
  “医生,医生,快过来。”看着面前发疯般的少爷,几个男子慌作一团,只好叫医生。

  “放心,我不会有事的,至少…在为微笑报仇雪恨之前,我都不会糟蹋自己的身体。不必叫医生了,你们都出去,我要静一?#30149;!?#20312;森倒头便睡,殊不知泪水却在他俊俏的脸?#19979;?#24310;。

  自他懂事之起,他?#28216;?img src="image/liu.jpg">过一滴眼泪,什么生死离别他没经历过,什么痛苦磨难他没尝试过,就连世上唯一的亲人离去,他都只是简单而沉默地献上一炷香。可是那个柔弱的女子,?#24202;恢?#20026;?#21361;?#35753;他的心如同缺了一块,他知道没有她的日子,他心将会残?#20445;?#34255;着遗憾在心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待他再?#25569;?#24320;眼睛清醒过来,窗外已经又是一个晴天,飞机飞过天际,?#31168;?#38388;一个清丽的女子正将小杓的粥送到他嘴里。

  他?#35805;?#25235;住她的手腕“微笑,是你吗?#20426;?br>
  “森,你痛我了!”女子皱?#36857;?#32553;回手。

  ?#36133;?#33673;,是你。”佘森松开她的手。

  “森,别再难过了。”他梦中低唤的人,他不断涌出的泪,她看在眼里,伤在心头,她一直明白少爷的心事,也正因为太懂他,她才?#24066;?#24773;愿退出,只为成全少爷与林微笑的幸福,而此刻,看着少爷彻夜心痛的样子,她又何尝好过?

  ?#36133;?#33673;,其实一开?#36857;?#25105;是不是就错了?#20426;?br>
  “嗯?#20426;?#33545;莉抬头望向他,佘森正望着窗外的?#30701;歟?#36879;明的眼眸中折着深邃的忧伤。

  “我不应?#33579;?#22240;为自己的私心,带她?#21561;?#25105;们这个世界。她的世界本来就?#30475;?#22914;同天?#20882;悖?#27809;有一丝恶,而我们的世界,处处是杀戮、狡诈、血、冲?#24359;?#38452;谋、罪恶,?#37326;?#22905;带来,却没有能力保护她,因为这样,我内心现在全是痛苦与?#27809;?#30340;煎熬。茉莉,我的心真的好难受。”

  佘森把脸埋进掌心。

  “少爷,你盖好被子,你看窗外雪融化了,外面真的很冷。”

  ?#36133;?#33673;,我是不是错了?#20426;?br>
  “少爷,你没有错,爱一个人是没有罪的。你们彼此相爱,身为一个局外人,我?#21561;?#20877;清楚不过,如果说真有什?#24202;?#21512;时宜,那就是一些破坏整个大局的人。林小姐为了救你牺牲她自?#28023;?#23601;如同你?#35797;?#20026;她内心受折磨一样,这就?#21069;?#26368;深挚的表达。”

  茉莉叹了一口气“天下间难得是有情人,就像?#34892;?#20154;不管多么努力,都无法走入另一些人的心一样,所以,少爷,我相信林小姐为了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无怨无悔的,自然地,她永远只希望?#21561;?#20320;开心快乐,而不是痛苦自责。这就是她保护你,保全你的生命的初衷。”

  “嗯,我想,我已经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佘森目光坚定望着前方。

  蓝鹰集团内部,黑二设宴,一片声笑语,可谓座无虚席。

  其中除了一向与蓝魔集团走不同商道的帮派,还有一些国外帮派,记得当时佘鹰在时,是极力反对蓝鹰集团与?#35828;?#24110;派有任何关系的,而现在人走茶凉,黑二当然可以明目张胆,胡作非为。况且他?#20801;┘颇保?#23601;可以让众叔伯的利益失而复得,虽然一切都是他从中作梗,可是不得不佩服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功力。

  “从今起,只要我黑二有饭吃,大家都不愁没饭吃,正所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只要大家卖力为我做事,我自然为大家争取最大的利益。”黑二言之凿凿。

  众叔伯虽然对黑二某些做法抱有不,可是为了长远利益,为了明哲保身,只好一片附和。

  “怕只怕,是有命挣钱,?#24187;?#33457;。”人群中忽然一个声音传来,让周遭如同泼了一桶冷水。

  周围安静下来,佘森信步走来,气宇轩昂。

  “佘…佘森,你不是死了吗?#20426;?#40657;二连退两步,手握椅把稳住了自?#28023;?#19981;觉抹了把汗。

  “你当然想我死了,可惜,天公不作美,无法成全您老人家的心愿。我能逃过你一次又一次的暗?#20445;?#21482;因为你作恶多端,等着我来收?#21834;!?br>
  ?#26114;?#21621;,可惜啊,你死或不死,对我已经不造?#36175;?#32961;,今天众叔伯?#20540;?#40784;聚一?#33579;?#25105;就说个明白,你佘森在这里已经无立足之地。”黑二指着地板,说话字字掷地有声。

  “等我通知一个人来,就可以证明是你黑二的话有分量,?#25925;?#25105;佘森的话有道理。背信弃义、中私囊、无恶不作,用在你身上,也不算过分了。”佘森嘴角一丝笑意。

  黑二眉毛一挑,其实心里也在盘算着,还有什么人对他存有威胁,他?#33618;?#21151;亏一篑,想着,对着身后的左右手使了个眼色。

  我?#25925;?#35201;让他佘森知道,姜?#25925;?#32769;的?#20445;?#33502;我斗,他还?#35828;恪?br>
  过不多久,锋叔行匆匆走近佘森,轻轻在他耳边耳语?#22919;洌?#20312;森为自己不够谨慎而扼腕。

  “怎么,通知的人还没到??#25925;?#26412;来就是你捏造的人,无中生有?#20426;?#40657;二知道事成,心中暗喜,嘴上也?#32654;?#19981;饶人。

  周围也开始为两人的争论而窃窃私语。

  “佘森,这里似乎已经不你,要不要?#21307;?#20445;全请你出去。”黑二下逐客令。

  ?#29100;推?#25105;是佘鹰的独子,似乎还没有什么人有权力赶我走。如果不介意,我可以坐在一边,继续看你的戏,多一个人捧场并不是坏事,有什?#24202;?#24046;漏,也可以给你指正指正,不然我怕这个位子,你还没坐稳,就得跌下来。”

  黑二被他气得深呼吸了一口气,也感觉周身不自在起来。

  “听说林小姐为了救你而死,你仍然有这样的雅兴看我黑二作戏,真是太客气了!我黑二一定不负众望,好?#20040;?#29702;帮派杂事,重新振兴大业!”故意地刺中佘森一软肋,他就是想?#21561;劍?#22312;他面前没大没小的佘森生不如死,况且他这条命,是他最爱的女人用命换来的。

  而这招果然让黑二得逞,佘森心病被翻起,?#35805;?#27861;再去招架面前这个恶毒的男人。他嘴角有一丝笑意,可是与?#20998;?#26080;关,切实地只是苦笑罢了。

  “不过一个?#35753;?#24681;人死了,连到她的坟墓去献一朵花,表示感激的机会都没有,这…算不算是一个男人最大的失败?#20426;?#40657;二继续火上添?#20572;?#20182;就是要让佘森一蹶不振。

  周围?#20540;?#21460;伯听说这样的内幕,也不好评论,只是一片沉默。

  而门外,一队人马正前驱直进。

  “所有人等都趴下,谷黑二,?#24616;?#30340;,你就束手就擒!”带头人正是高同德。他手握手直指黑二,眼中是司法的严明与公正,而黑二也迅速地摸出来,直指对方。

  “原来真的是不负众望,好戏真的在后头。”佘森坐在自己的?#24674;?#19978;,一副不怕死的模样让人为他捏几把?#26775;?#21482;要黑二稍?#20113;?#19968;下口,他就?#22791;盎迫?#20102;。可是他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生,他只为了报一个仇;死,他可以随时随她而去…

  如果有什么真正放不下的,就是不想留着黑二这样的败类,在世界上作恶多端。而现在,黑二正是警察要捉拿的人,他自然而然是松了口气。

  “爸…你不要一错再错了!”?#20219;?#19981;知何时出现在门前。

  ?#26114;牵?#20320;这不孝子!从来只会阻碍我的脚步,你要是有你妹妹?#35805;?#30340;本事,你老爸我就不至于这?#20174;?#24515;良苦,这么徒劳无功,全是你这不孝子,没用的东西!”黑二一激动,举起想杀死自己的儿子。

  “慢着!我只听说虎毒不食儿,没想到你黑二是?#28982;?#29436;更要?#32416;保?#30475;来这戏是一?#26041;?#19968;环,更好看!”

  而他不知道,还在危襟正坐,一片悠然?#32536;?#22320;看着好戏的自?#28023;?#34987;他一向认定是情敌的人移动着脚?#23047;?#36817;,并?#20197;?#40657;二正向他举的同时,挡在他面前。

  随着一声响,周遭也声四起,而黑二在一眨眼中,已倒在血泊?#23567;?br>
  看着倒在自己面前的高同德,佘森心里不是滋味,他握着高同德的手,大?#30333;?#21483;?#28982;?#36710;。

  “你怎么跟微笑她一样那么蠢,救我这种不值得的人!”佘森红着脸,脖?#30001;?#38738;筋暴出地吼道。

  “微笑救你,是因为她觉得你值得;我救你,是因为我为了微笑,什么都愿意去做。”高同德微微一笑“你不用叫?#28982;?#36710;的。”

  “你想死也不用这样啊?你只不过想?#20219;以?#19968;步去找她而已,需要这样吗?她更想你好?#27809;?#30528;。”佘森冲着他大声嚷?#38534;?br>
  ?#26114;牵?#20320;能这么想就好。佘森,我没事。”他拍拍身上的防弹衣,对他调皮一笑。“你…你比那黑二?#36132;?#26356;会演戏。”

  ?#25226;?#25103;归演戏,?#21307;?#22825;来,是要还你一个人情。”

  “有什么人情要还我?#20426;?#20312;森看着四周一片狼籍,回过头问。

  “是人,一个你朝思?#21512;?#30340;人。”

  佘森内心一阵激动,抬起头茫然四顾。

  “笨蛋,你以为?#19968;?#24102;她来这种是非之地吗?#20426;?br>
  “那么,她在哪里?#20426;?#20312;森握着高同德的手臂迫不及待地问。

  驱车飞驰在高速公路上,两人望着早欣欣向荣的景象,感受着清新的气息。

  “我知道这些日子以来,尽管表面上她答应永远留在我身边,可是背地里,她其实一点都不开心。我想,爱就?#21069;?#37027;种深入内心骨髓的感觉,是再多的友谊与亲情都无法取代的。所以,我才做这么一个艰难的决定,把她回你手上,我想,我留着一个没血没的布娃娃在身边,不如把她有血有地还给你,而我,远远?#21561;?#22905;的笑容就足?#24359;!?#39640;同德拉拉围巾,早的寒意仍然夹着冰冷的空气渗入他衣服里。

  “她,一直都好吗?#20426;?#20312;森知道那个身影很快会出现在自己面前,可是,他仍然很想知道,她近来可好,毕?#26775;?#31163;上一次见面,已经两个月了。

  “她很好。我希望她能毫无保留地重新接纳你,而不是掩饰自己真实的情感过日子,她在害?#38534;!?br>
  ?#26114;?#24597;?#20426;?br>
  “她只是在一个世外桃源般的小村庄成长的女孩,而认识你,她经历太多的触目惊心,这是她那小小的心灵承担不起的沉重。或许她已经开始懂得了?#36771;埽?#36867;避…你知道的,她一直没有她表面的?#27490;邸?#23567;时候,她只是一个弱小的孤女,与她的婆婆相依为命,周围很多人欺负她,而我的出现及对她的帮助,?#39038;?#26089;已把我看?#20260;?#30340;救星,这是她一直错爱我,仰慕我的原因。其实她应该有自己?#20998;?#30340;爱情,她本应该松开我的手走向你,可是,她的情深义重,又让她割舍不下。”

  “她很痛苦的,可是那傻丫头,永远不说出来,只让自己默默承受这一?#23567;!?#39640;同德无奈地摇头一笑。

  “曾经,我就是一个不懂得珍惜生命,飚车、毒、打架、无恶不作的人。仗着老爸有钱有权,?#25105;?#22916;为。而因为全心爱上这么一个人,感觉到自己正在活着,而不是一具行尸走,这就?#21069;?#24773;上最大的回报了。是她,让我有好?#27809;?#19979;去,成为一个好人的信念,而让我有这样的珍惜生命想法的人,就是林微笑。”

  “她有一颗仁慈的心,可是一路走?#21561;?#36300;撞撞,她带给身边的人快乐与鼓励,却完全忘记了她自?#28023;?#20174;不懂得为自己着想一下,就连一个复仇…都失败如同?#24535;紜!?#24819;起前?#23601;?#20107;,高同德笑了,佘森也笑了。

  “高兄,你放心,?#19968;?#22909;好保护她,以后,我不会再让她受伤害,不会再让她孤独一人。”

  轻轻地推开木门,早的积雪融去,院子里青草已经冒尖。

  “同德哥哥,你回来啦!”那张?#26790;?#30340;笑脸出现在门口,眨眼笑容僵住,如梦乍醒般望着面前这一个人。

  “微笑,你…我很想你。”佘森走上前,将她拥入怀里,尽管她抗拒着,最终仍然是推开不了他强有力的手臂,顺从地伏在他前。

  “微笑,?#37326;?#20320;!我们结婚,好吗?#20426;?#20312;森在她耳边轻声细语,温柔无?#21462;?br>
  高同德?#24230;?#22320;走出门外去。

  “可是,同德哥哥一个人,怎么办…”

  “?#20498;希一?#32473;他介绍更多美女的,你?#22836;?#24515;好了。”佘森捧着她的脸,像捧着世间奇珍般小心翼翼。

  然后一个疯狂而热烈的吻,轻轻地了上去。

  迫不及待地轻扯下她的外套,轻拥她进房间关上门,他将她推倒上,轻轻地褪去她的衣裳,那丰人的身姿落入他眼底,他上她身体,将她圈于怀中,轻着她的舌,她雪白的项?#20445;?#22905;的耳?#26775;?#22905;前盛开的蓓蕾…正待他?#24613;?#36827;入她身体时,她轻轻地推开了他。

  “微笑,不要害?#38534;?#20182;低喃,张开她的双?#21462;?br>
  “不可以…”她脸一红,轻轻地推开他。

  而兴奋的他无法控制地拉开她掩盖自己身体的双手,两人赤luo相对,她那绯红的躯体,更是牵引他最?#24825;?#30340;渴望。

  “森,我有宝宝了!”她羞怯地低下头。

  “你是说,我可以当?#32844;?#20102;,是吗?#20426;?#20182;英?#23478;?#36441;,欣喜若狂地停下手中?#35805;?#20998;的动作,松开了她,并为她牵上棉?#24359;!?#21999;。?#34180;?#24494;笑,我好开心!”他握着怀中人儿的手,轻轻地将她拉入自己怀中,轻抚她的柔软身躯,大掌在她小肮上游移。

  经过之前的战,佘森终于将黑二余一网打尽,并且重整旗鼓。

  他与微笑的婚礼是在择明幼儿园进行的,?#20540;?#21460;伯纷纷到场祝贺。

  经历了黑二一事,所有人都知道佘森一片用心良苦,在集团危急关头,仍然顾?#30333;?#32769;一辈的面?#28216;?#39064;,这样的人,才是一个集团领袖应有的作风。

  人声鼎沸中,可爱的小朋友们排成一队,出他们美丽高贵的微笑老师时,帮内大大小小弟兄无不为眼前的美好而感激涕零。多年来的出生入死,早已让他们忘记什么是纯真,而现在,老大执掌帮内重大任务,警察也来坐阵,才让他们见识什么是真正的魅力。

  ?#32942;?#21916;少爷失而复得,双喜临门!”

  随着一阵阵恭贺之声,婚礼圆结束,佘森紧紧握着微笑的手,?#20004;?#22312;一片幸福喜庆之?#23567;?br>
  ?#33618;?#21518;

  “小铃铛,快出来,不然妈妈要生气了哦。”择明湖畔一幢别墅里,传来一个温柔的女声。

  “不要喊了,那个鬼精灵,一定又在厨房吃糖了。”一个低沉的男声传来,一只修长的手臂?#35805;?#23558;畔青?#21487;?#33853;的女子拉入怀?#23567;?#38271;腿跨过她的身体,将她在身下,含着她的先是一阵狂热的吻,几乎要让她窒息。

  她伸出手臂搂抱着他健硕的身躯,任他的?#33108;?#36807;她的下巴、?#27605;睿?#20877;停留在她前,总之,不要再进入她身体,不要让她再怀?#23219;?#23453;,其他的她都乐意与他配合。

  可是那双?#35805;?#20998;的手,仍然滑过她的大腿,鲁地张开,并将身体倾向于她。她双腿本能地一缩,抗拒着他的身体。

  “不要…”她皱眉轻?#23567;?br>
  “?#20498;希?#19981;会痛的。”他轻轻地安慰她,一点一点地牵引着她,就在她放松之际,他已经对她身体发起了?#25239;ァ?br>
  “会有宝宝吗?#20426;?#36276;在他怀中,修长的指尖轻轻地点着他的下?#20572;?#19968;张小脸上布?#35828;?#24551;,生小铃铛的时候,她就知道害怕了,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她不想再经历。

  “一个小铃铛已经够头疼了,我才不要再来一个小捣蛋跟我分享你呢!”一个翻身,他把她在身下,正含上她前粉红的蓓蕾。

  她一个身后退回到头“看你脸胡渣,快起整理一下。”

  “我偏不!难得今天放假,我才不要浪费和我老婆浪漫的大好时光。”他一跃身仍然是含上她前的甜蜜,如一个贪婪的孩子般着,抚着。

  清脆的银铃声传来,林微笑?#35805;?#25289;?#23219;?#23376;蒙上自己的身体,要是让小孩?#21561;?#37027;还得了。

  “妈妈,?#32844;?#21602;?#20426;?#23567;铃铛抱着一只小熊,好奇地望?#25490;?#22836;散发的妈妈。

  “呃…?#32844;?#22312;跟小铃铛捉藏了呢,小铃铛赶紧去把?#32844;终?#20986;来。”为了不让女儿?#21561;?#37027;些儿童不?#35828;?#22330;面,林微笑只好撒了个谎。可是那可恶的佘森,仍然在被窝里折腾着她,仍不失时机轻啃了她**,害她差点尖叫出声。

  “妈妈,被子在动动。”听到女儿稚的说话声,被窝里的人才安分地躺在她怀里装死。

  “是妈妈自己的啦,小铃铛乖,出去玩。”

  “好,小铃铛?#24616;裕?#21435;?#37326;职?#21872;。”说着伴着一阵清脆的银铃声走远。

  而这个时候,被窝里的?#35805;?#20998;又?#26469;?img src="image/yu.jpg">动,为了?#22836;?#20182;,她不停地抓他,可是却更是起他占有的望。

  “可恶!我不要生宝宝啦!”她努力地身不让他进入自己身体,可是力量?#24202;?#21040;他?#35805;耄?#34987;他箝制着不说,还任由他操纵自?#28023;?#38271;发披散在枕?#24076;?#20256;来二人急促而有节奏的息声,如同清晨的响?#32844;恪?br>
  “妈妈,小铃铛找不到?#32844;幀!?#20004;人沉醉在一片疯狂之中,完全忽略女儿的出现,听到稚的声音再次出现,**在被窝外的林微笑猛然睁大?#25628;?#30555;,女儿正指着被子双目有神,兴奋地说:“可?#21069;职?#22909;像在被窝里面?#20426;?br>
  两人的动作僵硬了,她感受到佘森在被窝里趴倒在她身上,重重地叹了口气,气息拂过她皮肤。

  ?#26114;?#21621;,哪有啦?小铃铛乖,妈妈和?#32844;?#22312;睡觉,等一下起再和小铃铛玩,好吗?#20426;?br>
  “就说嘛,早知道你们在睡觉,小铃铛就不吵?#32844;?#22920;妈睡觉了。”小铃铛听话地跑出了房门。

  “再这样?#33618;?#23567;丫头三番两次地折腾下去,我看我快要死?#31958;?#20102;。”被窝里,佘森咬牙切齿地说。

  “?#20197;?#36825;样跟她撒谎下去,我就变骗人妈妈了。”林微笑?#20937;?#22320;说。

  “那么,为了我们的宝贝女儿,我们得转移阵地。”佘森翻身下,?#35805;驯?#36215;他同样**着身体的夫人。

  “你该不会…”

  “嘘…”

  书房的冰凉的?#23616;?#22320;板上,传来了两个人厚重的呻

  “你真想?#20197;?#29983;一个小调皮?#20426;?br>
  “管不了那么多了,况且,咱俩的小孩子,不是越多越好吗?#21051;?#35805;,让我痛快地跟你制造小宝宝…”

  ?#29992;燎姨?#34588;的气息充斥整个书房,接着,地板上传来了一下又一下,幸福的唱。

  ——全书完——
上一章   陪睡小情人   ?#20081;?#31456; ( 没有了 )
挑逗甜心守护小可爱长公主招夫 长公主招夫 帝本薄幸大男人别惹我这下麻烦大了侠客爱记仇
免费小说《陪睡小情人》是一本完本言情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午休小说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完结小说陪睡小情人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5495952.com)立场无关。
我的世界怎么去月球
丝袜会所特殊服务 天顺娱乐app 时时彩最快开奖 重庆时时彩-安卓版 重庆彩开奖号码查询结果 广东11选5计划软件最新版 火龙果计划软件手机版 完整比分比分直播 排三万能六码走势图 pk10送38彩金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