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兔甜心 第十章
午休小说网
午休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31185;?#29289;语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畸爱博士 雪白嫂子 留守村庄 走村媳妇 乡野情狂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医生 三人同床 惹火乡村 合家情缘 若母痴欲 残花败柳 慈母憨儿 女友故事 侦探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午休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小白兔甜心  作者:安裘绿 书号:45906 更新时间:2019-9-27 ?#20081;?#31456; ( 没有了 )
第十章
  事后,任苡穿着他的衬衫,坐在沙发上,偎在他的怀里。

  林凯恩搂着她,有一搭、没一搭的把玩她的秀发。

  “感冒好像好?#35828;悖?#22836;不晕了。”她敲敲自己的小脑袋。

  “当然,身汗,这招治感?#30333;?#24555;了。”他娇宠的捏捏她粉的脸蛋,拿起小毯盖在她的身上,再吹到风就不好了。

  她突然的昏眩,把他吓得至少少了五年的寿命,绝对不乐意再承受一次这种惊吓。

  任苡羞答答的往他的怀里钻,贴着他的膛,静静的听着他的心跳聋,?#32654;?#24179;复自己今天起伏过大的情绪。

  冷静下?#26149;螅?#20854;实她很意外。

  他的不信任的确让她心痛,可是他的态?#28909;?#22905;有一点心疼。

  你说怎样,我就相信是那样。不管如何,你休想拿这当理由离开我。

  现在回想起来,他说的这些话有点酸、有点苦涩,却也带着甜蜜。

  他很在乎她吧?所以就算她的过去真的是那样,他?#25925;?#24819;留下她?

  “在想什么?”林凯恩发觉小人儿僵在自己的怀里,不言不语也不动,差点?#26197;?#22905;又身体不适而晕过去了。

  “我在想…”她抬起头,刚好对上他漆黑有神的眼眸。“你应该真的很?#19981;段野桑俊?br>
  他低下头,轻啄她的,好掩饰自己的心突然揪成一团的苦涩。“何止?#19981;叮?#31616;直爱惨了。”

  她的笑对他来说已经是毒瘾,戒不掉了。

  “你知道吗?我姊姊曾经跟我说别爱上不该爱的人,我们家只是小小的务农人家,像你这种家世背景的人,?#26197;?#20204;来说,真的是奢求了。”

  ?#36133;?img src="image/rui.jpg">,我不在乎这个。”

  看他神情紧张,她给他一个吻,安抚他。

  “我姊姊也不在乎…姊姊说她很幸福,对方也很爱她,什么都给她,只是姊姊最想要的,那男人给不了。”

  林凯恩不打算发表意见,静静的听她说。

  “我一直在猜想姊姊最想要的是什么,对方给了姊姊房子、车子,也让她?#24576;?#21507;穿,?#25970;?#22986;姊想要的是什么?难道姊姊在乎的真的是名分?可是这不?#25970;?#20010;第三者都该有的自觉吗?拥有了不应该的爱,?#22836;?#23601;是见不得光。直到昨天那个男人说想约我吃饭,想跟我聊聊姊姊的事情,他说他爱姊姊,可是没资格强留姊姊在身边,姊姊若真的要离开,他会放手。”任苡泣?#24576;?#22768;,哭倒在他的怀里。

  “乖。”心疼的吻去她脸上的泪水,自责不该误解她,他居然让她承受更多的压力。

  她摇摇头,眼泪越越多“你知道吗?我终于懂了姊姊最想要的是什么,她想要的是对方坦然的在乎,那种理所当然不让她离开的资格。姊姊是第三者,所以当她累了,说想走的时候,对方?#33618;?#30495;的让她走,?#26197;?#20250;有挽留,却什么都没有,不是说很爱她吗?为什么爱她?#24202;?#23558;她留下?最后?#33618;?#35753;失落慢慢的在心里累积,带着慢慢缺角的爱留在他身边。我昨天看姊姊的记,不敢去细数她的心到底累积了几次失望。”

  林凯恩?#33618;?#23558;她紧紧的拥在怀里,藉以分担她的忧伤。

  任苡鼻子,小小声的说:“我…我原本一度?#26197;姨?#19978;了姊姊的后尘。”

  她想过,如果凯恩真的就此跟她分手,她…她能离开他吗??#25925;?#20250;跟姊姊一样,委曲求全的待在他身边,祈求他偶尔的关爱?

  他不敢相信的看着她“你说什么?”什么叫做她踏上她姊姊的后尘?“是?#23016;?#19978;你姊姊的后?#38745;?#23545;吧?你没?#21561;轎野?#24471;好委屈吗?”

  “所以…我好庆幸在我想放弃的时候,?#24515;?#36824;坚持着我们的感情,你没有放我走。”她紧紧的抱住他。

  刚硬的男人心因为这小小的举动而变得柔软,他承认自己彻底的栽在这温柔乡里了,还?#24515;母?#22899;人会有这种魔力,一举一动都在无形中将他值得更紧?

  “谁教我?#33618;?#27809;?#24515;?#21602;?碰到你这么甜美的小白兔,大野狼也?#33618;?#25237;降了。”

  看他小媳妇似的委屈表情,任苡忍不住笑了出来“怎么你?#20219;一?#22996;屈?我们的家世背?#23433;?#24456;多,你是高高在上的小老板,你的父母一定希望你娶个门当户对的女子,至少在事业上能助你一臂之力,这些问题我?#19981;?#23475;怕啊!”要配得上凯恩的条件,她都没?#23567;?br>
  他逗她红通通的鼻子,顺便咬了一下。

  “相信我,?#37326;?#22920;?#26197;?#23094;进门的老婆只有两个条件,一是女的,二要能生,就好了。”

  “这么简单?”她不敢相信的眨眼睛。这是他说来安慰她的吗?

  “真的,你也该见见?#37326;?#22920;了,就知道他们多害怕你跑掉,多担心你不愿意嫁给我。”

  说到见他父母,任苡迟疑了一会儿“凯恩,我有个小孩要养,不知道你父母…”如果两?#21916;荒?#25509;受忆慈,她是不愿意嫁给他的。

  “别想太多,有现成的孙子可以抱,老人家很开心,家里都是大人,无聊透了,多个小婴孩才像个家。”

  听他这么说,她终于安心。“她?#24184;?#24904;,是个很可爱又很乖的小婴儿。”

  ?#36133;?img src="image/rui.jpg">,忆慈…你们家是照族谱取名的吗?”比?#20185;?#21548;到女儿也照族谱命名。

  她摇摇头“她之所?#36234;幸?#24904;,是因为我姊姊叫苡慈。”

  苡慈,忆慈,难道是…

  林凯恩看向任苡,?#21561;?#22312;她眼眶中打转的泪水,更?#21448;?#23454;了心中的猜测,不舍的抱抱她,拍拍她。

  “我们连你姊姊的份一起疼小忆慈,如何?”

  她的眼泪又哗?#19981;?#21862;的下,可是这回是开心的、感动的。“嗯,凯恩,谢?#33618;恪!?br>
  他怜惜的抱着她,故作苦恼“你把我的衬衫都哭了,等?#20219;?#35201;穿什么走出休息室?”

  低下头,她瞧着自己身上的衬衫,果然淋淋的,不过现在哪管得了这些,?#25925;?#24320;心的?#35828;?#20182;的怀里,用力的亲了他几下。

  “谢?#33618;悖?#35874;?#33618;悖 ?br>
  ?#21543;倒希 ?br>
  爱,何须言谢,一切都心甘情愿。

  她像猴子,像动物园里的猴子。

  今天一早踏进公司,每个人看她的眼神都带着些许评论,有的指指点点,有的不敢相信,有的面鄙视。

  这算?#21069;?#20844;室恋情的后遗症吧?尤其对象?#25925;?#39640;高在上的总经理。

  平常上班时间忙不过来,任苡都嫌时间过得太快,今天却是度如年。

  刚刚去了趟洗手间,发现自己成为连续剧?#24515;?#31181;勾引老板的狐狸,她苦笑,徐雪琳的策略算是成功了?#35805;耄?#27599;个人都相信她的说词,甚至还自己加油添醋,加了好几段故事进去。

  经过了昨天,她成了公司里女同事的公?#23567;?br>
  甚至刚刚小陈经过,看了她一会儿,言?#31181;梗?#26368;后?#25925;?#36716;身?#19979;ァ?br>
  两个人在一起,有这么罪不可赦吗?

  “哈啰,小甜心。”

  看着最照顾自己的瑶娟姊来跟自己打招呼,不知道为什么,她居然眼眶的,一早上承受的委屈似乎也有了出口。

  ?#25226;?#23071;姊!”

  黄瑶娟心疼的拍拍她的肩,这两天突然发生的这些事情跟八卦,对年轻的苡来说,真的超过她能承担的了。

  “身体好点了吗?”

  “嗯。”任苡微笑的点头。

  黄瑶娟贴心的买了一盒咖?#24525;?#26469;给她“唔,这几天你应?#27809;?#21507;糖?#32536;?#24456;凶,心里?#35032;?#23601;吃,别闷着。还有,跟小老板的问题解决了吗?”

  任苡感动的打开糖果盒,跟瑶娟姊一人拿一颗,放进嘴里。

  “没事了,而且徐小姐说的都是真的。?#31528;吹?#29814;娟姊惊讶的眼神,她赶紧解释?#23433;?#36807;那个人不是我,是我的亲姊姊。”

  黄瑶娟恍然大悟的点点头。误会就是这样吧!真的有人有心要造谣,还怕没故事来陷害对方吗?

  当别人家庭的第三者固然不好,但是想必也有她背后的心酸。

  一个女人在自己的框框中,?#21364;?#23545;方闲暇之余来填补自己?#25307;?#30340;心,?#33618;?#21741;,?#33618;艸常荒?#22475;怨。

  “他回来找你姊姊?你姊姊有接受他吗?千万别回头啊!”同样都是身为女生,她?#25925;?#31169;心的觉得,每个女生都值得好男生去珍惜、疼爱,而且唯一。

  苡淡笑,眼神幽幽的望着窗外,摇了摇头。

  “那就好,感情?#25925;?#30475;开点好。”

  “我姊姊过世了。”

  “什么?”因为太过讶异,黄瑶娟的音量不由自主的过高,引起其他同事的侧目,她赶紧跟大家比了个抱歉的手势,靠到任苡身旁,小小声的说:“怎么会这样?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你姊姊应该也没比你大多少吧?”

  “我姊姊怀孕了,但是男方并不想要,怀孕期间大吵大闹,没吃好,也没休息,她的身体可以说是一团糟,后来难产,熬不过去。”

  姊姊是个标准为爱而活的女人。她曾想过,如果姊姊生产的时候?#24515;?#30007;的陪在身旁,是否就会撑过去?

  “这么会是这样的结果?”黄瑶娟遗憾的说。这么年轻的一个生命就这样为了爱情消耗自己,值得吗?“小孩呢?”

  说到忆慈,任苡原本低的心情马?#23219;?#24471;温柔。“在?#27809;?#32769;家给?#37326;?#22920;带,快一岁了,很乖,很听话,很可爱。”

  母爱果然是天生的,黄瑶娟听到她这么说,心里也是不舍这样的一个小女娃。

  “孩子一岁时,一起去看看她吧!我也?#24904;?#20010;干女儿好了。”

  ?#25226;?#23071;姊?”

  “反正我没有小孩,认个漂亮小东西来疼也好。”

  任苡有?#27801;?#21160;,突然上前抱住她。?#25226;?#23071;姊,我真的好爱你。”

  从小虽然是跟着姊姊长大,但是两?#35828;母?#24615;相差悬殊,所以没什么集。而瑶娟姊对她的所有照顾和关心,刚好弥补了她这从小就藏在心中的遗憾。

  “笨丫头。”黄瑶娟心疼的拍拍她的小脑袋。“咱们是?#38754;?#22969;,说这做啥?”

  “?#21069;。『面⒚没?#35828;心事就好了,爱来爱去?#20820;?#20102;。”

  这声音。

  “啊!?#34180;?#23567;老板!”

  糟糕,第一次上班摸鱼被抓到抓得这么准的,黄瑶娟尴尬的笑了笑“我想起办公?#19968;?#26377;事,?#28909;?#24537;了。”

  看着瑶娟姊飞也似的跑走,任苡傻傻的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才想到现在是上班时间,她跟他是上司跟下属的关?#25285;?#36830;忙回过一神来。

  “呃,小…小老板好。”她赶紧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专心工作,免得又落人口实。

  “你过来。”站在门口一动也不动的林凯恩开口。

  任苡左瞧瞧,右望望,再用眼神询问是否是在叫她,从他的眼神中,她知道了答?#31119;?#35748;命的起身,跟着他走。

  这下真的跳到黄河也?#24202;?#28165;了,明天八卦谣言一定传得更难听。

  一走进总经理办公室,任苡马上碎碎念“怎么突然跑下来找我?可以打电话叫我?#20384;?#21834;!?#34180;安?#24819;?#21561;?#25105;?”

  ?#23433;?#26159;,是…唉,说了你也不懂,那是小小员工的心酸。”大家的八卦一定都是针对她。

  看来一个月内,她不会有好日子过了。

  林凯恩好笑的将她搂进怀里,鼻逗她的。“你?#24515;?#23567;小员工的心酸,我也有我小?#20449;?#21451;的心酸。”

  “你心酸什么?”

  “我的女朋友居然背着?#37326;?#21035;人…”

  “我哪有?”她大声抗议。

  “五?#31181;又?#21069;的事情。”他可是亲耳听到。

  五?#31181;又?#21069;?

  “那不算啦!瑶娟姊是女的,她很照顾我,是像姊姊的那种爱,你阿呆呀?!”

  “是,?#37326;?#21574;。这?#30631;?#20320;愿意带这个阿呆一同回?#27809;?#32769;家吗?”

  “这?#30631;冢?#20250;不会太?#24076;俊?br>
  “择不如撞啰!”

  ?#23433;?#34892;啦!”

  “为什?#24202;?#34892;?”他的眼眸已经出杀气。

  任苡干笑几聋,试图缓和气氛。“我年纪太小,还不适合带?#20449;?#21451;回家。”

  真糟糕,上次回去,完全忘了跟爸妈提凯恩的事情。

  “嗯,年纪太小。”原本扶着她纤的双手马上滑到她可爱的翘上,带着危险暗示的来回游移着。

  年纪小是吗?他马上可以证明她的年纪跟身心都足够当人了。

  “你…你做什么?这里?#21069;?#20844;室,又不是在家。”她拚命往后退,?#24904;?#20182;越抓越紧。

  林凯恩坏坏的对她笑着“办公室有办公室的『做』法。”

  他挑逗的话语成功的让任苡烧红了脸,害她像是咬到舌头,话都说不清楚“谁谁跟你说这…这个?你…你放开啦!”

  果真,他听话的放开了她。

  她松了一口气,聪明的?#20302;?#24448;后退了一步,再一步,努力扩大两人之间的安全距离。

  不过林凯恩也不是省油的灯,她慢慢的退一步,他就跟着静静的前进一步,直到她撞上了身后的办公桌。

  呃…怎么会这样?后面没路了,而眼前的凯恩…眼前?!

  任苡用力的眨了眨双眼。她不是?#20302;低?#21518;好几步了吗?怎么他?#25925;?#31163;她?#25970;?#36817;?

  “我…我?#27809;?#21435;工…嗯…”不让她说下去,他使力将她在办公桌上,直?#30001;?#21069;,覆住她柔软的双,听到她逸出满意的喽咛声,他继续进攻她的耳垂、颈子、浑圆的双峰,以上平坦白的小肮。

  老天!他真的在这里扒光她了。

  看着一个罩还横挂在细上的女人全身红的躺在他的办公桌上,雪白的肌肤跟暗灰色的办公桌形成强烈对此,白软绵的浑圆正随着她的呼吸上下起伏…

  他出贪婪的神情,干渴的喉头一缩又一缩。

  他决定了,抱起衣着凌乱的她,往办公?#21307;?#33853;的小房间走去。有花堪折直须折,更何况这朵花开得正

  “你…你去哪?”早就因为他而融化的任苡软软的问着。

  ?#21834;?#21150;?#36824;?#21435;。”

  ?#25226;?#23071;姊,不好意思,还麻?#34924;?#36733;我到火车站。”任苡看?#25628;凼直恚?#24046;不多该出发了,双手合十,深深一鞠躬。

  昨晚她打过电话回家,跟爸妈告知她与凯恩的事情,爸爸却只是轻描淡写的说:“回来再说。”

  这个“回来再说”包括了无限可能,她想了一整晚,总觉得以家里现在的状况,跟她二十未的年纪,应该是“你皮绷紧一点”的意?#32908;?br>
  凯恩昨天才带着她去见他的父母,并承诺婚礼一定会尽快举行,希望能得到大家的祝福,别再拚命暗示他?#29100;?#29233;?#25925;?#26368;美”他的父母一听这话,马上开心的拉她过去问一堆问题,并且保证不会再让徐雪琳来干扰她。

  他的父母对她这么的和善、亲切,若凯恩跟她父母的第一次见面就闹不愉快或有争执,这是她最不乐意见到的。

  昨天她想了一整晚,最快的方法就是今天先溜回老家,好好的跟父母?#30422;?#26970;,也希望他们能接受凯恩。

  至于凯恩,当然不要让他知道最好,一来他会吵着要跟她一同下去,二来若让他知道她的父母还没完全接受他,他心里一定也不好受。

  ?#21543;倒希?#36319;我客气什么?”黄瑶娟从皮包里拿出一个小锦囊,交给任苡

  “这是给我干女儿的。不准不?#30504;?#36825;只是小小的玉佩,保平安的。”

  “好,我乖乖的收下,谢?#33618;恪!?#23558;小锦囊放入包包,她准?#22797;?#19978;安全帽。

  “任…任小姐。”突兀又生疏嗓音响起。

  她们两人同时转头。小陈?

  见他?#25925;?#32769;样子,紧张兮兮的神情,?#36335;?#26377;什么重责大任落在他的肩头,任苡微微豆大“叫我苡就好。”

  小陈顿了一下,腼腆的搔了搔整齐的短发?#36133;印?#33505;,不管…管别人怎么说,?#19968;故恰故?#20250;相信你,你…你一定会很幸福的。”

  两个女人先是?#24213;。?#20114;看一眼之后,不扬起嘴角。

  “谢谢,你也是,?#19981;?#24184;福的。”

  小陈红着脸,转身回公司。

  黄瑶娟摇摇头,轻声叹息“其实小陈人真的不错,老实又可靠,就是呆?#35828;恪?#30495;?#19978;В?#20154;?#21307;?#27700;楼台,?#32769;?#19968;步。”

  “嗯,有好对象,你要帮他介绍。对了,瑶娟姊,你知道公车最晚到几点吗?”任苡戴好安全?#20445;?#19978;车前想起这个问题。

  “公车?”

  “我怕?#19968;?#26469;的时间太晚,有公车,当然是搭公车最好,真的不行,就搭计程车。”

  黄瑶娟皱起眉头?#23433;揮冒桑?#19981;是…呃…”糟糕!

  ?#23433;?#26159;什么?”

  “上?#36947;玻?#24555;点,赶不上这班火车,你就?#35748;乱话?#20102;。”

  呼!在大热天下走了快半个小时的?#32602;?#30495;的不?#25970;?#26234;之举。可是乡下地方,?#25628;?#31232;少,她一路走来,都没?#21561;?#21322;辆计程车。

  ?#24515;喜?#30340;太阳,真的是好毒啊!

  任苡难受的边走边拿手帕擦汗,刚?#31456;?#30340;矿泉水喝光了,全身也都透了,幸好快到家了,等等一定要?#35748;?#28577;。

  一回到家,她先进自己的房间,放下包包,?#27809;?#27927;?#36335;?#20986;来时,刚好?#21561;?#22920;妈抱着忆慈。

  “?#20882;。?#20320;怎么在这里?你阿爸他们…”

  “妈,我?#28909;?#27927;澡,有够热的。”她冲进浴室,因为一心只想把身上的汗水冲去,根本没理会妈妈后面念了一长串什么。

  ?#26149;?#28577;,任苡全身舒畅的走?#23047;?#21381;,肩上还挂着一条巾,拨着头发。

  “爸?妈?”

  奇怪,怎?#24202;?#27809;几?#31181;櫻?#20154;都不在了?知道她回来,爸妈应该不会又跑去田里忙才是。

  客厅没人,她又绕到爸妈的房间看看,?#25925;?#27809;人,再绕去厨房看看,?#19981;故?#27809;?#23567;?br>
  ?#32942;?#20102;。”

  最近田里有忙到连忆慈都要一起抱出去的地步吗?

  任苡不解的走回房间,一进去便傻眼,意外的大叫一声。

  “嘘…小婴儿在睡觉。”

  这是她的幻觉吗?

  凯恩坐在她的上,轻拍着忆慈,叫她安静一点?

  她热昏头了吗??#25925;?#33258;个儿家?#19981;?#26377;海?#26032;怕ィ?#24590;怎么会?

  “?#32536;娇?#22836;了吧?”林凯恩将她拉过来,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接过巾,帮她擦拭头发。

  没头?#33618;?#30340;一句话,可是她居然听得懂,他是在嘲笑也在心疼她顶着大太阳一?#21453;?#28779;车站走回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又怎么会在这里?”他把问题丢还给她。

  “我…?#19968;?#23478;…”

  “那我就是跟着你回家啰!”

  “你怎么会知道我家在哪里?”这真是太神奇了,她怎么想都想不到,回到自己老家,居然会?#21561;?#20182;。

  “我们几乎住在一起,真要有心查也?#33618;眩?#20320;不会?#27835;野桑俊?br>
  是不会怪他,可是…

  “你怎么知道?#21307;?#22825;回来?”

  “凑巧啊!?#34180;?#39575;人,快告诉我。”

  “嘘…小婴儿在睡觉。”他的?#25345;?#28857;着她的,要她安静。

  见忆?#20154;?#24471;正安稳,尽管她的脑子里有一堆问号,也不好意思大声追问。

  突然,她想到他来,那一定见过她爸妈了。

  “你见过?#37326;?#22920;了?”

  “嗯哼。”她的头发差不多干了,他将巾还给她。

  “他们有说什么吗?”两老不会气到把客人留在家里,就这样跑出去吧?

  “我们都说好了。”大手轻抚着她的脸蛋,刚刚被太阳晒过,现在还红通通的,好可爱,让人想扑上前咬一口。

  看他笑得神?#20800;?#31070;情却是那样自在,她越想越可疑。

  “什么东西说好了?”

  “日子啊,餐厅啊,聘金、嫁妆之类的。”

  “什么?”任苡惊讶的大?#23567;?br>
  不会吧?才没多久,怎么事情大转弯,全部出乎她的意外之外?

  “嘘…小婴儿在睡觉。”

  又是这句话!她不客气的瞪他一眼,低声量“你怎么可以瞒着我?#20302;?#26469;?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也是瞒着我?#20302;?#22238;来呀!”林凯恩出灿烂的笑容,表示他可没像她为了这种小事情而生气。

  “那不一样啊!?#34180;?#21738;里不一样?”他懒懒的问。

  “结婚这件事不是你跟?#37326;?#22920;说好就好。”她气得头顶快要?#25226;蹋?#20182;居然还?#20185;?#22312;在的玩着她的头发。

  “?#37326;?#22920;也说好。”

  “你爸妈?!”

  ?#29677;福∥野?#22920;?#20558;?#25163;双?#26049;?#25104;。他们四位老人家去采龙眼了,你爸说你家龙眼种得好,又甜又大颗,?#37326;?#22920;兴奋的说想自己采看看…”

  “你爸妈也来了?!”老天!她真的快昏倒了。

  “对啊!我没跟你说吗?”林凯恩一脸无辜的说,?#22815;?#30340;笑眼却漏一?#23567;?br>
  “林、凯、恩!”任苡被他闹得当场躁脚,大喊他的名字表示愤怒。

  他亲了下她的嘴,再度?#35828;?#31505;容。

  “嘘…小婴儿在睡觉。”

  “真的吗?那真是恭喜了。”

  得知任苡跟小老板事情顺利,黄瑶娟一挂?#31995;?#35805;,便开心的大喊YES。

  总算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为了她可爱小妹的幸福,?#20302;?#20986;卖她一下,这应该算是做善事吧?可不算“报马?#23567;編福?#36825;是她经过深思虑后的选择。

  不但可以促成一段好姻缘,她的年终奖金又能加成,真是太划算了。

  ——全书完——
上一章   小白兔甜心   ?#20081;?#31456; ( 没有了 )
偷了他一夜琥珀骑士陪睡小情人挑逗甜心守护小可爱长公主招夫 长公主招夫 帝本薄幸 免费小说《小白兔甜心》是一本完本言情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午休小说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完结小说小白兔甜心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5495952.com)立场无关。
我的世界怎么去月球
双色球蓝球投注技巧 成都按摩哪里爽 必中一位 上海时时票控 牌九至尊超级版 澳门网上365娱乐 网上抢庄牛牛是骗局吗 瑞彩网快3 北京pk10官网在线计划 宝贝全计划app下载